这届年轻人正在抛弃客厅?苏宁组局让客厅“复活”

文/陈纪英

客厅,是家庭文明的产物(www.44229.cn)。

古代的客厅气派庄严,承担起内部供奉、礼仪展示、会客待友、长幼教谕的功能。

到了民国时期的旧上海,随着欧美沙龙文化的入侵风靡,“中式客厅”逐渐过渡到西式客厅的形式,陈设更为奢靡,主宾齐聚一堂,要么坐而论道、饮茶品酒,要么灯火阑珊,髻影衣香,一时多少佳话,尽付笑谈,冰心小说《太太的客厅》就曾记录了这一热闹景象。

新中国成立后,经济困难百废待兴,遍布城市的逼仄筒子楼,只能满足基本的住宿就餐功能,而乡村阡陌的堂屋则家徒四壁,缺乏必要的家电家居装点,会客社交的功能也相当有限,客厅成为了主流大众难以享有的奢侈空间;

随着住房消费的升级,大厅小卧的格局成型,“沙发+电视+茶几”三件套成为标配,宽敞明亮的客厅成为了家庭的门面担当、会客的社交主场、其乐融融的天伦之地;一家人整整齐齐,围坐在客厅,欢声笑语的亲切,一日三餐的满足,看片刷剧的惬意,儿孙绕膝的温暖,曾是中国家庭最为动人的场景。

但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年轻人习惯了健身房里运动,咖啡厅里社交,饭店里待客,电脑上游戏,平板上追剧,手机上聊天,沙发蒙尘,电视沉默,餐桌寡言,客厅变得冷冷清清。

这代年轻人,还需要客厅吗?

客厅功能的退位,伴随着家庭亲情的淡漠——你有多久没有放下手机,关上电脑,和家人围坐在餐桌前,好好吃顿饭,亲密聊会天,一块追部剧了?

复活沉寂已久的客厅功能,找回失落淡漠的天伦之乐,11月2日,苏宁易购召开了视听产业峰会,召集家电厂商、家居企业、内容平台等,坐而论道,寻找刷新客厅经济之道,又为势头正旺的双十一大战扔下王炸。

1

客厅的十字路口:消亡VS重生

从2003年毕业入职,如今担任苏宁家电集团总裁的吴丁剑,作为冲锋一线的干将,亲历了家电行业的沉浮,也见证了家装消费的变迁。

在会上,他喊出了振聋发聩的一问,“现在的90后、00后还会不会待在客厅?现有客厅的问题,甚至说危机,已经暴露在眼前了,而且是迫在眉睫。”

吴丁剑不是危言耸听,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之下,客厅正在经历“罗曼蒂克消亡史”。

奥维云网发布的《中国客厅用户调研分析报告》数据显示,超过50%的用户对现有客厅家居家电配套、功能分区以及客厅的用途不满意,而90、00后”新用户“对客厅的功能定位有着越来越多的期待。

传统的客厅社交、待客的功能,正在大幅弱化,年轻人更为注重个人隐私,除了至爱亲朋,鲜少要求客人上门,转向咖啡馆、茶室、餐厅、棋牌室、酒吧、小区会所等,替代客厅的社交功能。

过去,客厅还被视为家庭的脸面担当,是家庭装修的重中之重,用来炫耀财富、展示地位、凸显品位,社交功能退位后,客厅经济的展示功能大大弱化,处心积虑的面子工程,再无用武之地。

越来越冷清的客厅,无疑是家庭财富的巨大浪费。心直口快的吴丁剑,算了一笔账,“客厅面积普遍占住宅的20%-25%,相当于一套400万的房子,花了100万 买了一个客厅。使用时长每人每天不足2小时,这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年轻人为什么要抛弃客厅?归根结底,是因为陈旧的客厅装修和功能,已经赶不上年轻人的需求变迁了。

苏宁易购当天发布的《2020客厅消费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作为行业内首倡“新客厅经济”的白皮书,敏锐捕捉到了这一拐点。

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客厅正在摆脱千篇一律的陈旧面容,其面目逐渐变得模糊化、个性化了。

客厅成为了个人表达和的产物,全球时尚界风向标、香奈儿前艺术总监老佛爷卡尔·拉格斐的客厅,就是他个人美学的终极展示,“我的公寓不是一栋房子,它是降落在这个城市的一艘宇宙飞船,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被束缚在了地球上。”

老佛爷的客厅没有沙发,只有一把不规则的流线型白色皮质长椅,以及简约的铝合金玻璃茶几,冷色调的黑白灰三色调,也彰显了他的个人审美。

客厅的功能,也从外向的炫耀展示、待客社交,转向了家庭的自我满足和自我实现。老佛爷酷爱读书,基于他的需求,客厅并没有配备电视机,反而设置了一座可伸缩的玻璃墙,整齐地摆放着藏书。

追踪用户需求的变迁,《白皮书》在预警了客厅危机之后,也指引了新客厅消费的未来趋势,预测了客厅经济供需两端的变革路径。

如上文所言,客厅经济的消费端,客厅将从单独空间向家庭生活核心区转变,以满足不同人群的核心功能需求。

其次,客厅并非一层不变,也会随着家庭的不同阶段所需核心功能也不断变动,当新生儿诞生,客厅可能就会主打亲子功能,孩子上学后,客厅可能变身为公共学习空间,等等。

客厅不会消亡,但客厅必须重生。

2

苏宁造风,“刷新”客厅经济

双十一,既是消费者狂欢节,也是新经济风向标,与需求共振,与趋势同行,客厅经济的供给端也要应势升级。

一方面,原本不存在于客厅的产品会加入其中,比如各种按摩沙发,健身器材,宠物用品等等;另一方面,用户需求也会反向定制、催生出更多产品种类,客厅经济的创新大爆发箭在弦上。

其次,则是供给模式的升级。此前,客厅元素、产品,是零散式购买。未来,用户倾向于得到系统化的建议和成套方案,以及个性化的定制满足。

为此,供给端也必须因势而变,从前端体验到后端交付,提供更真实的场景体验、更系统的全套方案,也可以说,未来的客厅,是交付全屋场景,是提供解决方案,而非单一的零散式产品。

在客厅经济的拐点呼啸而至的临界时刻,作为家电行业当之无愧的“一哥”,苏宁易购不但要在《白皮书》拨开迷雾,为行业指引了清晰的方向,也要有所行动,赶潮造风,吹响新客厅经济的集结号。

第一,发力供应链,提升产品力,苏宁将整合客厅消费产品供应链,引进 沙发、按摩椅、游戏机、茶吧机、内容等客厅产品,预计双线开发10万+ sku,建立最全客厅产品体系。

其次,呼应全物定制、场景消费的大趋势,苏宁将会落地线下客厅场景体验厅,打造客厅多种功能场景。目前这一场景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启动试点,未来将在全国范围内不断迭代客厅生活场景。

第三,则是完成服务升级,打通标准化、极速化、透明化服务链路,在客厅全产品链路上,逐步实现导购、体验、送货、安装、维修的一体化。

而在未来客厅产品供应链完善后,苏宁还将推出客厅产品优惠组合和套购补贴,通过输出新产品、新价格、新服务、新场景,帮助用户打造投其所好的“新客厅”。

四大战略明确清晰,不难看出,苏宁易购此举,是在场景布局上步步深入,从单一的彩电扩张到客厅全场景,逐步构建起一站式客厅消费生态,点燃新一轮场景消费升级的引线。

苏宁易购在客厅经济上的自我刷新和主动迭代,也是苏宁基因的一以贯之,苏宁易购习惯了引领行业的造风者角色,而非亦步亦趋的被动跟风者。

今年恰好三十而立的苏宁,之所以能够持续乘风破浪,离不开掌舵人张近东的主动求变,“实体零售不能死守老路 必须创新求变”。

3

苏宁组局,行业共建生态

在新客厅经济的搭建上,苏宁易购不是独角戏主演,而是组局者——既然客厅经济是融合经济,必然需要各行各业玩家“联合主演”。

正因如此,在发布会现场,苏宁就迫不及待联合各行业代表,成立“客厅消费产业联盟“,共同发力”新客厅经济“。

要组局,必须先达成共识。

此次发布会大咖云集,TCL、海信、华为、创维、索尼、三星、小Biu等家电厂家悉数出席,家居企业顾家家居,左右家私、普利斯特,安吉尔,健身企业嘉沃,迈宝赫,巍得,视频生态企业优酷,互联网教育企业学而思、脑科学,游戏企业微软XBOX、家庭K歌企业阳光视翰集体涌入。

各行业玩家云集于此,本身就说明他们看好新客厅经济的广阔场景。

作为厂商代表的华为消费者业务副总裁杨勇认为,“电视/智慧屏在不同的家庭场景中将扮演不同的的角色,未来一定是种种横向延申、跨界组合的趋势”。

而学而思轻课运营负责人则展望了客厅经济之于教育行业的增量机会,”AI技术赋能教育的更多尝试,家庭教育服务场景将实现更多玩法“。

左右家私副总裁谭国清则对家居行业的消费升级满怀期待:“客厅文化的转变正促使家居产品更多元化,我们一直在探索情景化展示塑造产品价值之路。”

可见,家电、家居、互娱、教育等行业玩家,均能在新客厅经济中,瞭望到确定性增长。

达成共识之后,作为参与者的各方,也必须信服带头大哥的专业性。

在家电行业,苏宁是稳居C位的头号玩家。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和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联合发布《2020年中国家电行业三季度报告》显示,苏宁易购凭借全场景覆盖的优势,继续领跑行业,拿下了23.3%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

因此,苏宁倡导成立客厅消费产业联盟,本身也基于深耕行业多年,练就了“家电专家”的火眼金睛,在新客厅经济的趋势洞察上,具有充分的把握性,保证不偏航不转向,才能引领全行业玩家齐步向前。

而产业联盟能否持续释放融合红利,归根结底,还在于是否构建了行业共赢互惠的机制和规则。

值得一提的是,苏宁起家于家电行业,并成就头部玩家,但其业务外延早就超越了家电行业,其相关业务就覆盖彩电、教育、家居、游戏、健身、互娱等业态,而且,苏宁还与相关行业的头部品牌建立了深入供给合作。

也就是说,苏宁在组局上早就驾轻就熟,具备嫁接各行各业的经验,有能力通过开放用户大数据、联手开拓渠道、产品融合互通等模式,与各路玩家一起打通客厅消费产业链,拓展客厅经济新增量。

客厅经济拐点已至,苏宁易购志在必得——谁能最先入场,谁往往能占据主场,谁能看到终局,往往谁就能左右大局。

公司名称:北京奥智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